潼南杨和平工作室谭必伟:让生活作文走进学生的写作生活

让生活作文走进学生的写作生活

潼南杨和平工作室学员 
谭必伟

  20151017日,“第三届全国中学写作教学论坛,暨重庆市巴川中学生活化作文教学现场观摩研讨会”在重庆巴川中学顺利举行。做为潼南区杨和平语文名师工作室的一员,很幸运参加了这次观摩会。

  “生活化作文”,它是以“回归生活”为核心理念,以“日记随笔练功,课堂学法习得”为实践两翼,通过作文意识、内容、过程生活化等基本手段,实现作文教学回归学生,回归过程,回归生活;以活动作文激趣奠基,技能作文练习技法,功能作文拓展领域,建构了以活动写作功能写作为主系列的作文训练系列,使偏离“课表”要求的应试写作回归到为生活需要,服务生活的正常写作状态,从而激发了学生的作文兴趣,提升了学生作文水平,有效地解决了作文教学低效的问题。这次学习让我对“生活化作文”有了很深刻的印象和理解。

  学生见作文怕,其实我见作文更怕!只不过是硬着头皮教罢了,我真不知道在作文上我能给学生多少有效的指导!很早之前就知道黄厚江老师,也学习和研究过他的本色语文,尤其对他的共生写作很感兴趣。李永红老师也是久闻大名,未能一见,对他的生活化作文慕名已久。让我没有想到是,这次我的指导老师杨老师亲自打电话,让我这次有机会亲自听到他们两位专家的讲座和作文教学观摩课,真是太幸运了。

  对于作文课的理解,我仅限于《语文课程标准》指出的观点:写作教学应贴近学生实际,让学生易于动笔,乐于表达;应引导学生关注现实,热爱生活,表达真情实感。在新课程标准理念指引下,我们势必对中学作文教学进行改革与创新,应该以生活为起点,倡导作文生活化,生活作文化。这是我对生活作文写作教学最直观的理解。

  如果说写作是一湾清澈的湖水,那么生活便是写作取之不竭的源头;如果写作是一幅艳丽的油画,那么生活便是写作用之不尽的色彩。叶圣陶先生指出:“我们要记着,作文这件事离不开生活,生活充实到什么程度,才会做成什么文字。”“要写出诚实的自己的话,空头念着是没有用的,应该去寻找它的源头,有了源头,才会不息地倾注真实的水来。”显然,生活便是叶老指的源头活水。陶行知先生也说过:“作文是生活的一部分,它离不开生活。”“生活是学生作文的源泉,作文是学生生活的镜子。”这些真知灼见,精辟点明了生活与作文的关系。这次是我在这次学习中听到的最多的话,也是这次上课的专家们践行的作文教学之路,对我启发很深。

  黄厚江老师曾经提出本色语文的概念,其中共生教学是他本色语文教学思想的主要内容,是他30多年摸索、总结出的语文教学方法。我多次反复阅读,力争学有所得。而共生写作则是共生教学的一个重要方面。“共生写作”概念,是由黄厚江老师首次提出:“共生写作,就是通过师生、生生之间写作体验、写作经验和写作过程的互相激活,激发学生的表达欲望和写作激情,优化学生的写作过程,提高学生写作能力的一种作文教学方法。”他通过自己的教学实践证明,在写作教学中实现共生,能够取得非常显著的效果。

  我发现,在黄老师的共生写作课堂上,他总是淡化教师的角色,隐退师者的身份,在与学生聊天式的交流中,帮助学生发现自我、表达自我,而黄老师也在帮助学生的过程中,完善并实现了自我。这恰恰是我们青年教师最最缺乏的。

  李永红老师的交流分享:生活化作文的“三点”研究,反思是研究的起点;重建是研究的原点;实践是研究的重点,引起了我强烈的思考。他的讲解问题,一个一个浮现在我的脑海,如未经审视的人生不值得过,未经审视的教育可能无价值,作文教学的缺位,中小学几乎没有写作教学,立意为先假话空行,技法训练舍本求末。一个个问题抛给我们,那么近,但是却那么真。引发了我作为语文教师深深的思考。通过李老师生活化作文的讲座学习,我更加懂得了生活作文的内涵,理解了生活化作文的策略:聚焦一个主题,寻找一个载体,设计一次活动,经历一次过程,训练一种技法,达成一个目标。总结得多么科学入理呀,生活化作文在此刻已经深深触动了我写作教学的弊端,我将花更多的时间和精力去学习,好好反思,提升自己的语文作文教学。

  德国哲学家雅斯贝尔斯说:“教育意味着一棵树摇动另一棵树,一朵云推动另一朵云,一个灵魂唤醒另一个灵魂。”通过这次生活化作文现场观摩和学习,我们在“生活化作文”讲座和观摩课中,在生生共生、师生共生的写作课堂上,欣喜地看到先哲的期望成为现实。当然我们做为一名普通的语文教育工作者,更希望我们能追上大师的步伐,让我们的语文作文课堂有更多的种子在发芽,生长,长成一棵棵参天大树。

发表评论