潼南杨和平工作室王海:作文可教,教学亦有法

作文可教,教学亦有法

(节选)

潼南杨和平工作室学员 
王海

       很多语文人都在不断的探索,有自己的好的作文教学之道。李永红老师积极倡导作文意识生活化、作文内容生活化、作文过程生活化、生活化创意写作、生活化读写结合以及中考作文生活化,强调作文教学与学生的生活实际相结合,与阅读相结合,切合初中学生的生活实际,符合语文教学规律,尤其是符合初中作文教学的规律。

  1.写作要有方向,即生活化

  “写什么”和“怎么写”是写作最重要的两个方面,“写什么”永远比“怎样写”更重要,首先是“写什么”,其次才是“怎么写”。作文教学重在开源,凡是生活需要文字之处,皆是写作的训练之处。

  李永红的生活化作文教学,就给了我方向,必须首先立足解决“写什么”的问题。“写什么”的生活化,如教学七年级下册第二单元写作《选择恰当的抒情方式》,回归到学生自我的生活生命状态上来,以唤起“我爱”的生活素材为核心,通过“爱要有心”,教材里的“用心的爱”,学生“用心的爱”和教师“用心的爱”的多重文本的共生手段,激活学生自我的“用心的爱”,并在“我爱”的书写中聚焦到“我的最爱”,从而完成诠释话题的作文素材的选择。从以上“写什么”即教学内容的聚焦来看,以教材、学生、教师为依托,铺垫出学生自己生活的状态,从而完成“写什么”的问题。

  李永红的《我们班的“牛”师》,很明显,“写什么”指向生活中的人,且定位为自己的老师,也是学生生活的一部份,从学生的角度观察老师,感悟老师,书写老师,立足学校生活,立足班级生活,当然也就立足学生自己的生活。

  “写什么”还紧扣住教材内容,从教材的角度体现生活化,从教材中来,到生活中去。人教版语文八年级上册第二单元安排的作文训练是《叙事要详略得当》,李永红老师安排了作文指导课:“详略得当的牛师”。由课文中牛师王几何、莎莉文、蔡芸芝,亨特爸爸、海音爸爸,再到在你心目中,班级“牛”师是谁。从而完成写作内容的确定,也就是“写什么”。些外,李永红老师之前还组织学生写过“我们班的牛同学”,之后要写的“家里牛人”。就形成了“牛人”三部曲。这样一样,写作生活化多么的明显,“写什么”就不成问题。

  创设情境特别是通过组织活动,让学生感受体验。在感受体验基础上进行写作,学生容易做到有话可说。学生经历共同生活情境之后进行的初始写作,可以成为后续写作的重要资源。

  李永红工作室学员李春丽指导初一孩子《一次特别的学习经历》较好体现了这一生活化写作的思路。创设生活的场景(一次即兴的游戏)作为写作的内容,完成了“写什么”的生活化。

  其次,要解决“怎么写”的问题。初中学生的写作大多是指令性的写作,不是作家式的自由写作,是以中、高考为指针的一种写作状态,因此教师的指导显得很重要,而教师指导的生活化会让学生更快更高效地完成指令的写作。

  学生作文指导就是给学生写作搭建脚手架。教给学生一些写作的方法是必需的。方法哪里来,不是教师自己搞一套,而从教材中来,到生活中去,让经典文学作品与学生写作共生。

  经典文本的使用牵引与教师下水文是学生容易接受良好方法。在“详略得当的牛师”写《我们班的“牛”师》指导中,教师先引导学生聚焦“牛”师“牛”品,试用一关键词聚集“牛”师品质,从整体定位所写之人;再以思维导图的方式紧扣“牛”师“牛”品关键词,以生活事实印证“牛”师之“牛”,教师展示了“变态出场王几何”的示例。学生借鉴教师方法,立起了文章的骨架。第三就是有关详略得当一系列指导方法都来源于学习过的课文中,如《再塑生命的人》“点面给合法”;《王几何》“人详事略法”;《走一步,再走一步》“事详经过法”等。

  李春丽《一次特别的学习经历》巧妙地链接课文《王几何》还原事件立骨架,给予写作的方法,再让学生根据互动活动环节,还原情节。教师下水文展示让学生乐于写,敢于写,不再怕作文。最后留给学生课堂习作的时间,学生当堂写作,展示,学生很有成就感。

  2. 让写作成为学生的生活

  生活本质上平淡的。我们人人都有眼睛,但是,不是人人都有眼光。有了眼睛能看见东西,有了眼光才能发现美,才会感动,才会领悟。有了感动和领悟,才会有写作的冲动。

  王君系列作文课之“看见”,让我看到了自己的“盲”也看到了“忘”。眼睛死亡如何能看见,心死亡如何能记得。将目光从纷乱外在引向沉慧内在,打开心灵“天眼”。只有观细察微、体验充分才有个性化感受,有个性化感受才有个性化表达,有个性化表达才有可能走向创造,体验深刻心有参与才可能写出生动,才可能走向深刻。

  学生不喜欢作文,从小学到初中。他们在小学就把作文当成“作业”,而且是一项很枯燥,很无奈的作业。怎么办,让写作成为学生的生活,加强自由式写作训练。为生活需要而写的机会,就是作文训练的最好机会。

  作文嘛,就像我们吃饭喝水睡觉一样自然。只要我们活着,我们就得吃饭喝水睡觉。同理,只要我们活着,我们就需要写作。至于文字的品质,那是另外一个层面的事情。其实是不用着急,着急也没有用的事。文字是心灵的一面镜子,而且是很忠实的一面镜子。怎么活,就怎么写。养成习惯,有个本子随便写写,教师也不必批发,可以只是看看学生写没有,不管他写了什么。

  关键是,写起来!心甘情愿,开开心心地写起来。写着写着你就会写了,写着写着你就明白了,写着写着你就爱上写了,写着写着你的生命状态就得到改变了。要让学生写起来,就让学生跳出作文写文字。

同时,学生作文在规定时间没有写完的,不要急着收缴上来,不能一味强调习作时间,要将时间放宽,否则你收上来作文也只能是自讨无趣的垃圾。

  初一的孩子可以考虑以自由性写作为主,初二年级将自由性写作与指令性写作结合,初三年级以指令性写作为主,自由性写作为辅。

  写作的内容就是生活的内容,如可在“通知书”里进行“自我评价”;为自己或者他人撰写“颁奖词”,还可让所有班级建设活动都和语文教学结合在一起了,自成体系,水乳交融。作文教学,暗度陈仓,围魏救赵,在不知不觉之间,就开展起来了。

  3.读写结合,课文迁移生活。

  课文是写作“酵母”,有无穷无尽机会供我们发酵。课文里更有叙事真经,有写人秘笈。深掘课文,平常话题会翻出无限新意;细嚼课文,课文诸种兵法可变幻为考场千般技艺。

  我们熟知的教学片断示例:百草园里的美景乐事(经典段“不必说……单是……”)

  师:读完了“单是……”,你还对哪个“不必说……”感兴趣?

  生1:菜畦。

  生2:鸣蝉!

  生3:黄蜂。

  ……

  师:让我们选择自己最感兴趣的好玩的地方把课文变一变吧!怎么变?把我最感兴趣的内容变到“单是”后面,然后你自己可能会怎么玩,或者你就曾经这么玩过,努力生动地写出来!

师:我们先交流一下,你怎么变?

(生交流,写作)

  师:让我们与作者同乐吧!此刻,这是他的百草园,也是我们的百草园,更是我们的百草园啊!

  生1:不必说短短的泥墙根,光滑的石井栏……单是碧绿的菜畦就有无限的趣味。胖胖的白菜在这里伸开手掌,直溜溜的小葱在这里站队。踩进菜地去,会感觉脚下软软的。小黄瓜浑身长着嫩嫩的刺,用手一抹就直接可以吃,甜甜的。小丝瓜像毛毛虫,在叶子底下藏着。葱的叶子摘下来,放在手心,用手一拍,就会“啪”的一声。但是要选那种黄了,蔫了的。不过还是失败的次数多。

  生2:不必说碧绿的菜畦……单是肥胖的黄蜂伏在菜花上,就有无限的乐趣。黄蜂从这里飞到那里,嗡嗡地叫着,它胖胖的肚子轻轻地颤动,翅膀上有褐色的道道。我也曾学它的样子把嘴巴凑在菜花上,没发现什么甜味,倒是弄了一鼻子尖的黄色花粉。在菜花的颜色和香味里呆久了,会头晕。菜花的脚下还有各种各样的花,紫色一串串,蓝色的小点点,粉色的一瓣瓣……闻久了会头闷,把这些各色的花采来,捣了装在瓶子,就能做出香水来吗?可惜做了多次最后都变成臭水……

  师:让我们大声地朗读,欢乐地朗读,可爱的百草园,已经变成我们的啦!

  此刻,课堂上真是鲜花烂漫,百草园的好,百草园的美,百草园的乐,离开百草园的不舍和惆怅尽在其中了。孩子们心中的童年往事也瞬间被鲁迅的文字激活,此刻的百草园真的已经是我们自己的了。读文和写作,入文和出文,别人和自己,课文和生活,这种种联通,是我们的执着追求。

  顾之川老先生还向我们展示了北京市中考写作的检测形式,读写结合,特别是将写作与阅读题中的文本相关联,阅读训练之文本,延伸相关话题,再作文。

  引导学生多读书,分享名著阅读的经验。如推荐名著中的章节与片断,用一句话表述内容与理由等的读写结合的形式。

  从巴川中学的学术报告厅出来,我与学校的三位年轻女老师交流。我们的课堂,我们的田野,美丽的田野,我们生命姿态舞蹈的大千世界,我们生命歌谣挥洒的皇天后土!在语文的田野里我们一路前行,把自己的工作做细且坚持不懈,享受语文人的幸福,就离成功不远。这也是我们一行人最大的收获。

发表评论