潼南杨和平工作室刘琳:揭开“作文教学”的神秘面纱

揭开“作文教学”的神秘面纱

(节选)

潼南杨和平工作室学员 
刘琳

 

  在揭开“作文教学”神秘面纱之时,也是我发现我的作文误区之时。这些误区表现在:

  其一,期望过高伤激情。就如黄厚江老师所说,大多数老师对学生作文的期望值过高却又难以实现。作文教学中,我总觉得学生作文没有用上专业作家的写作技巧;总觉得学生作文离满分作文距离甚远,进步无望;总抱怨我教给他们的作文方法他们不会灵活运用……如此种种,累了自己的身,更伤了学生的情,致使作文教学“劳命伤财”,收效甚微,瞎折腾后真的也就不想再折腾了。

  其二,舍本求末太功利。具体地说就是教学只为应试生,所谓的作文指导课,也不过是讲讲方法,品品技巧,学学作文评分标准,对学生有实际意义的指导课少之又少。一味追求分数,而漠视学生的能力发展。为了考场作文,逼学生写,写不出来就仿写,仿不出来就背诵,一切只为让学生在考场上得到一个不至于吃亏的分数便万事大吉。这样的要求实在无理,既没能激发学生的写作兴趣,又无法训练到学生的写作思维,更重要的是极大地损伤了学生的学习积极性,对学生的终生发展有百害而无一利。

  其三,忽视生活瞎胡闹。不管是北京的王君老师、江苏的黄厚江老师,抑或是我们本土的李永红老师,也不论他们是教的小学、初中或高中,他们的一个共同理念就是写作源于生活——在生活中观察、体验、思考,从而产生表达的冲动或需求。这样的写作是基于学生自己的写作愿望,自然就会用心构思和选材,仔细琢磨和推敲,也自然能够让读者觉得材料新颖,认识深刻,真情也自然汩汩流淌。而我们的作文,学生的题材不是生病进医院就是雨天有人把伞送,没有引导学生树立观察生活、思考生活的意识,更没有指导他们形成表达生活的能力,只见中考作文、满分作文满天飞,试想,这不是瞎胡闹是什么呢?

  其四,下水作文鲜见影。作文难,难到连我们自己都不愿尝试,我们有什么理由要学生热爱作文并写出好作文呢?这样的反问让我汗颜,在长期的作文教学中,别说下水作文,连该写的教学论文都鲜少涉足。作文难教,是我们对作文的误会,也许,什么时候,当我们愿意拿起笔来和学生一起写作时,便是我们作文教学更上层楼之时。

  借揭开“作文教学”神秘面纱之机,我也理清了今后作文教学的大体思路:

  1、围绕“言语积淀、思维训练、情怀培养”的总体教学目标展开作文教学。

  2、将周记作为学生自由写作的平台,坚持下去,定期出班刊,开朗诵会,并鼓励学生投稿,以此激励学生写作兴趣,让学生真正实现在生活中学习写作,在写作中反思生活。

  3、每学期至少上三到四次高质量的作文指导课,达到指令式写作的训练目的。

  在揭开“作文教学”神秘面纱之后,我相信,上出属于自己教学风格和适合自己学生的作文指导课也不是奢望。在此,附上我本期要完成的几次作文指导课的教学设想:

  1、结合《羚羊木雕》中的语言描写,指导关于“说”的写作。

  2、针对学生周记写“流水帐”,内容杂糅的情况,指导学生拟写提纲。

  3、针对学生写作重点不明的情况,指导学生审题和选材。

  4、针对学生语言低幼化的特点,指导学生“换个方式来表达”,力争将语言写美。

  此次全国中学作文教学现场观摩,让我对作文教学的认识有了一个质的飞跃,我之前的诸多困惑也在专家们的课堂上、讲座中以及课后的集体研讨中一一化解,说到底,这层神秘面纱,需要我们每个语文教师用自己对教学工作的热忱,对每个学生负责的责任心才能真正完全揭开。

  我只想说:路漫漫其修远兮,吾将上下而求索!

发表评论